生物质颗粒机

我国是标准的农业大国,每年要产生共计一万亿千克的生物质,其中由有七千亿千克的农业秸秆和3千亿千克的林木废材组成,这些废弃物的处理方法不是被废弃就是燃烧,前者造成环境污染,浪费大量土地堆积无用,而后者则更严重,如此庞大的数量经过燃烧后对于地球的气候造成了巨大的影响。浓浓的黑烟令城市蒙上了一层灰纱:雾霾,不仅造成可视范围缩小,还对人体有害,目前世界各地的城市或多或少都受到了这一侵害。

科学家认为这两个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这废弃的生物质上。如果能利用相关技术和设备就将废弃的生物质转化成新型能源,即可解决环境污染问题,又可缓解能源消耗问题,可谓两全其美。

生物质颗粒机生产厂家

青岛规模最大的生物质发电项目投用后“威力”凸显

“吃”进21万吨秸秆,发电1.5亿千瓦时

仓库中连片堆积的秸秆,仓库外码放整齐的果树木和分类堆放的花生皮、木屑等废弃物……在位于莱西市望城街道的仓库区域,这些在农民眼中地道的 “废弃物”“垃圾”,却是企业发电的“绿色能源”。去年下半年,公司消耗农林废弃物21万吨,利用农业废弃物发电1.5亿千瓦时,供电1.38亿千瓦时,实现利润1051万元,间接增加农民收入8000万元。

行走在项目厂区,空气清新、厂房洁净。进入厂区集控室,记者看到,前期加工好的秸秆、果树木等原料通过输料系统进入生物质锅炉燃烧,经热动能转换进行发电。技术人员告诉记者,这些农业废弃物燃烧产生的烟气经除尘脱硝等设备处理后,完全达到国家排放标准,产出的草木灰,可用于农田作为有机肥料,循环利用,改善土壤。记者发现,整个发电全程由集控室控制,全程智能化。

作为以农林废弃物为主要发电原材料的企业,自然受到了周边以农业为主居民的 “追捧”。秸秆每吨180到240元、树枝每吨200到320元……这些农民平日里苦于无法处理、丢弃在田间街旁的秸秆 “废物”,如今却变成了“明码标价、三天内打款”的“香饽饽”。

记者在厂区采访时,就看到从平度来送原材料的一批车辆。公司燃料部经理董兴卫告诉记者,从青岛地区到周边地市,每天都有到公司送材料的车辆,其中,既有收拢了各村庄秸秆等材料的经纪人,也有每天自己捡秸秆、苇草等送上门的夫妻 “散户”。“平均下来,每人年收入能达到三万余元。”董兴卫说。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今年,该公司将把效益进一步“下放”给莱西当地的农民。“我们将在莱西市各镇街设置专门收购点,方便农民来卖秸秆。不仅如此,我们还将在每个镇街建立加工厂,在当地实现原材料的粗加工,让农民通过加工再增加一块收入。”董兴卫向记者介绍,以秸秆为例,农民如果送到公司的是未加工的长秸秆,那么收购价格是每吨180元,但如果按要求加工好秸秆,每吨价格可达到240元。

“吃进废料、吐出电能”,项目将彻底解决莱西农村秸秆处理难、存放难问题。同时,生物质发电排放的二氧化碳与生物生长时吸收的二氧化碳可达到碳平衡,实现二氧化碳零排放,不会对大气环境造成影响。

颗粒机生产厂家
德恩颗粒机厂家

就地取材 变废为宝 阳信农村取暖用上生物质燃料

计划完成生物质取暖改造试点1.5万户

1月23日,刚刚下过雪的阳信县,室外温度降至零下10多度。而走进该县水落坡镇洼里赵村村民赵增福家,整个房屋都像是充满热气,甚是暖和。“今冬多亏了这个家伙什,既暖和又省事,关键是安全环保。”今年63岁的赵增福指着身旁生火的炉灶介绍道:“这是生物质节能炉,与普通燃炭炉子不同的是,它“吃”的是用树枝制成的生物质燃料。”

笔者看到,在生物质节能炉的左端是进料仓,一次性装满大概需要10公斤生物质燃料,在炉子生火时自动进料,燃烧时长可持续8小时。“这样一来,可算解放了我们老百姓,省去了早起生火、经常添炭的麻烦,晚上也可以睡个安稳暖和觉,还避免了一氧化碳中毒的风险。”据赵增福估算,一日消耗燃料20多公斤,一个取暖季,差不多要用2吨燃料,大概需花费2000元钱,并不比往年烧煤多花钱。

据了解,自去年8月份,阳信启动实施生物质清洁取暖试点工作,采取先行先试的原则,确定在水落坡、温店两个镇进行试点,截至目前,水落坡镇洼里赵、刘古良村完成257户,基本实现生物质颗粒供暖整村覆盖。就地取材,是阳信县大力发展生物质清洁取暖的基础与关键。

阳信是中国鸭梨之乡,仅鸭梨种植面积就达10万亩。“每吨收购价是310元,每亩地可增收近百元”,梨农吕爱彬说道,往年他家的8亩梨树剪下的树枝都扔在地头,或是干脆烧掉,现在好了,这些个没用的东西现在可以卖钱了。与此同时,阳信又是全国畜牧百强县,是优良畜种鲁西黄牛、渤海黑牛的主产区,全县存栏肉牛27万头。目前,山东省阳信,正积极建设畜禽粪污成型燃料生产线,将牛粪变废为宝,同样制成生物质燃料。而作为试点乡镇的水落坡镇,是全国闻名的中国古典家具文化产业基地,在生产加工过程中产生的废弃木质资源可直接用作原材料。

全县梨园剪枝年可供原料5万吨,耕地年产秸秆80万吨,木器加工企业每年可供应锯末10万吨,肉牛养殖每年可产生牛粪100余万吨。由此,该县在稳步推进“煤改气”“煤改电”的基础上,规划实施了木质颗粒燃料、畜禽粪污颗粒燃料专用炉具供暖,生物质热电联产集中供暖“三种模式”,规划打造了县域东、中、西“三大板块”。

具体包括:中部板块,在县经济开发区建立由政府投资的利民生物质能技术有限公司,打造全县生物质取暖改造综合平台和生产基地,建设木质颗粒成型燃料、畜禽粪污成型燃料两大生产线;东部板块,以水落坡古典家具产业废弃木质资源为依托,建设木质颗粒成型燃料生产线;西部板块,主要以金缘生物科技公司为依托,发展生物质能源热电联产余热资源集中供暖,同时利用农作物秸秆、畜禽粪污等农业废弃物,推行成型颗粒燃料供暖模式。

据估算,该县生物质燃料年可替代煤炭18万吨,热电联产可替代煤炭30万吨,年可减少二氧化碳排放126万吨。今年,阳信县计划完成生物质取暖改造试点1.5万户,推动金缘生物热电联产集中供热工程,替代散煤2.5万吨。

《英国日报》中提出,目前地球不可再生能源的剩余情况分别是石油可供开采35年,天然气可供开采65年,煤炭可供开采155年,也就说最多200年内,地球的能源就将耗尽,好在我国已研制出利用生物质转化能源的办法,作为一个农业大国,原是大量废弃物竟从此变废为宝成为新型能源的原材料,同时城市雾霾问题也会随着生物质燃烧变少而逐渐改善。